日渐

心有波澜

皮囊

她聒噪不安。
血肉迸溅,皮肉剥离,枯朽的肉块缠绕企图隐藏那早已枯萎无救的魂魄。我轻蔑,用利刃穿透她的身心,她开始尖声惊叫,双臂妄想着挣脱绞架的枷锁,铁链叮当作响。
 
徒劳。

单纯的有些咸味的水,
大概是叫盐的溶液吧?

私心

你大可以随意幻想,发挥你那可以称之为「荒缪」的想象力,要我说真是可笑。那是钻石玛瑙琥珀和你那脑子中有限的华丽词汇都无法描绘的。
得了吧老兄,那可是完美无瑕。
不过要我说——那是带有造物者偏心的产物。
瞧着吧,造物者将星辰揉碎融化在他的眸子里,好让我知晓在我头顶几千或是几亿千米之外的宇宙是多么美妙。

无题。

莫约是记得的。
那时也曾将蓝天倒映眸底比量天空广阔,俯瞰大海窥视海洋深浅,飞机呼啸而过在耳中响彻。巨大的,不似盘旋着坠落,海平面巨响溅起不安的水花。

无法返航。

纪念这个
被我姐删掉的手书
太子中心😭😭😭

悄咪咪手书透图xx

某国家太子的御茶会议

参考有xx


梅。 雪 。冬装。 两个人。
然而都看不出来xx

垃圾色差。
大概就是个咸鱼。
画了好久也没画完。